当前位置:
首页 - 红色永定 - 正文

“毛泽东二进永定”与古田会议

发布:ydbwg | 作者(来源):卢加万 | 发布时间:2017-03-10 | 栏目:红色永定 |
内容导读: 古田会议召开前,毛泽东曾二进永定,时间长达70多天,期间开展了一系列革命活动,起草了很多计划提交红四军党的第八次代表大会研究讨论的文稿,这些材料为他后来正式拟写《古田会议决议案》奠定了很好的基础。“毛泽东二进永定”对古田会议产生了直接重要的影响。

??
1929年毛泽东拟写古田会议决议草案地点之一——青山下竹寮?
1929年12月28日至29日,在红军面临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毛泽东、朱德、陈毅等在上杭县古田镇组织召开了红四军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这就是我党我军历史上着名的古田会议。这次会议第一次确立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系统地、创造性地回答和解决了当时党和军队建设面临的一系列根本性方向性全局性问题。由毛泽东同志起草的着名的古田会议决议的第一部分---《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是我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建设的纲领性文献,其精神至今仍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古田会议因此成为我党我军建设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古田会议只开了2天,要全面认识会议的重大历史意义,仅就会议地点、内容、决议来看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放到会议召开前复杂的历史背景下予以全面认识。
古田会议召开前,毛泽东曾二进永定,时间长达70多天,期间开展了一系列革命活动,起草了很多计划提交红四军党的第八次代表大会研究讨论的文稿,这些材料为他后来正式拟写《古田会议决议案》奠定了很好的基础。“毛泽东二进永定”对古田会议产生了直接重要的影响。
1929年5月,毛泽东首次入永,历时12天。5月23日,毛泽东、朱德率部攻取龙岩城,下午打下坎市,当晚住坎市新街德裕翔店;次日率军进抵湖雷,住新盛昌店;25日攻占永定县城,住赖家祠;28日回师湖雷,下午向堂堡进发,住居易楼;29日回师坎市,住正夫楼;6月3日离开永定再次攻打龙岩城。
1929年8月,毛泽东再次入永,历时2个月。8月上旬,毛泽东离开大洋坝经灌洋再次进入永定,当晚宿虎岗虎西“晏田新祠”;次日经三堡到堂堡,住居易楼;后又经上湖雷来到陈东石岭岭头,住总楼;随后移居何坳头张茂煌家,约十余天;8月21日,转到岐岭下山牛牯勃自然村,先后住在华兴楼和青山下竹寮。9月17日,毛泽东离开牛牯勃,经陈东雨顶坪到上石垅,住福兴楼;9月下旬移住湖雷上湖塘下兴福庵十余天,请当地中医吴修山诊病;十月上旬,离开上湖雷到堂堡,住竹林馆;次日往合溪石塘里,住师俭楼;10月10日前后,离开永定到上杭县城,住临江楼继续休养。
“毛泽东二进永定”与古田会议直接密切相关。
首先,毛泽东首次入永主持召开的湖雷会议成为红四军内部矛盾的爆发点。
南昌起义后,随着形势的发展和革命队伍的扩大,红四军及其党组织内加入了大量农民和其他小资产阶级出身的同志,极端民主化、重军事轻政治、流寇思想和军阀主义等非无产阶级思想在红四军内滋长严重。
5月28日,毛泽东在湖雷主持召开前委扩大会议,就“党的工作范围”展开讨论,党到底要管什么,管多大的范围?焦点集中在前委是否管得太宽了、权力过于集中?是否包办了下级党部的工作,代替了群众工作?前委是不是书记专政,有无家长制倾向?要不要成立军委?这些问题都直指毛泽东。会上双方争论十分激烈,未能统一意见,由于军情紧急,会议无果而终。6月1日,毛泽东在给中央的报告中提到,“党内发生些毛病正在改进中”。
湖雷会议没有统一思想认识,相反,争论扩大,湖雷会议成为红四军内部矛盾的爆发点。作为红四军党的前委书记的毛泽东一直努力纠正这些错误的思想倾向,这些问题最后终于在古田会议得到彻底解决。
其次,毛泽东首次入永开展的系列革命活动为其再次入永作了很好的铺垫。
红四军入永攻克坎市、湖雷、永定县城后,又开赴陈东、岐岭、古竹、下洋、高陂、虎岗、堂堡和溪南地区活动,配合地方武装扫清反动势力,建立红色政权,开辟红色区域,促进和推动永定苏区党建、土改、经济等各项事业发展,永定苏区建设进入了全盛时期。
毛泽东首次入永,深入了解了永定暴动及当地的革命斗争情况,对永定农民武装暴动给予了极高评价,说永定暴动“……是一个英勇行动,虽然失败,但发动了闽西土地革命,意义是很重大的”,“……对指导整个闽西人民实行土地革命,解决土地问题,提供了良好经验。”他对“闽西小井冈”金丰大山也产生了浓厚兴趣,在听取阮山、卢肇西等地方领导人工作汇报后欣然答应要去看看。他6月1日在永定给中央的报告中写到,“闽西党有相当基础,群众也好,各县斗争日益发展,前途希望很大”。
再次,毛泽东在饶丰书屋着手起草了古田会议决议草案。
湖雷会议后,毛泽东在上杭白砂主持召开的前委扩大会议同样没能弥合分歧,红四军党内争论更趋复杂激烈,以致红四军“七大”后毛泽东被迫离开前委领导岗位。
不再担任前委书记的毛泽东何去何从?他正式向前委提出了请求:“希望经过中央送到莫斯科去留学兼休息一个时期。在没有得到中央允许以前,由前委派我到地方做些事”。
等待前委审批,必定要很长的时间,于是前委决定,毛泽东及其夫人贺子珍和政治部原秘书长江华,第三纵队原党代表蔡协民、曾志夫妇前往上杭蛟洋,指导闽西特委召开中共闽西第一次代表大会,派去红四军第四纵队担任政治部主任的谭震林也随同前往。
“七大”后,毛泽东前往上杭蛟洋参加中共闽西第一次代表大会。期间,由于身患重病和国民党对朱毛红军和闽西苏区展开“三省会剿”,毛泽东遂转移到永定金丰大山休养。
毛泽东之所以选择到永定休养,是因为在当时,永定是闽西苏区革命力量最为强大的地区之一。1929年8月间,永定大部分地区已经建立红色政权,土地革命也已普遍完成,人民群众对共产党和红军游击队极为拥护。在8月10日左右进入永定以后的大约两个月时间,毛泽东大多住在永定金丰大山密林深处的一些小村庄里。
8月21日,毛泽东来到金丰大山牛牯扑,起先在华兴楼居住,后来在青山下搭竹寮居住。他为竹寮取了一个非常雅致的名称——饶丰书屋,并且自己题写贴在门额上。在这里,毛泽东一边养病,一边读书看报、研究敌情、分析革命形势和斗争策略。他经常接见永定党政军负责人张鼎丞、阮山、卢肇西等,与他们一起商谈贯彻中共闽西一大精神和研究建立永定革命根据地等问题。

1929年毛泽东在合溪石塘里使用过的饭桌,国家三级文物
1979年7月2日,《福建日报》刊载了当时在金丰大山经常被毛泽东接见的张鼎丞和谭震林的署名文章《红旗跃过汀江》,文中说“为了系统总结从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到1929年12月两年多时间红军中党的工作和政治工作的经验,毛泽东同志在粟裕同志率领部队的保卫下,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在永定、金丰、湖雷进行较长时间的调查研究,并在牛牯扑竹寮里着手起草古田会议决议草案”。虽然那时毛泽东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召开古田会议,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参加这次会议,但自从离开自己一手创建的红四军那一刻起,他就一直焦虑地思索如何解决红四军党的建设、军队建设等问题。他怀着一种特别复杂的情感,一直希望彻底纠正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把红四军塑造成为一支真正的人民军队。在永定休养期间,毛泽东起草了很多计划提交红四军党的第八次代表大会研究讨论的文稿,这些材料为他后来正式拟写《古田会议决议案》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9月下旬,朱德在上杭县城太宗庙主持召开了红四军党的第八次代表大会。由于毛泽东患病在永定未能出席,陈毅赴上海向中央汇报工作未归,同时由于准备不足,事先没有拿出意见,而是放手让代表讨论,结果大会“无组织状态的开了三天”,“毫无结果”。
10月下旬,陈毅从上海回到红四军前委机关。11月18日,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传达了中央“九月来信”和周恩来代表中央所作的口头指示,会议正式决定恢复毛泽东的前委书记职务。在中央“九月来信”精神指导下,经过新泉整训的思想准备和联席会议的组织准备,12月28日至29日,毛泽东、朱德、陈毅领导召开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古田会议。从井冈山朱、毛红军胜利会师以来,持续了一年零八个月的各种争论,在这2天的时间里作出了最终定论。
史实证明,没有朱、毛之争,就没有古田会议;没有前委、军委之争,就没有古田会议;没有毛泽东“二进永定”,就没有古田会议。
?

???? 【主要参考文献】
[1]毛泽东年谱[M].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
[2]中央革命根据地历史资料文库[M].中央文献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2015.
[3]蒋伯英.毛泽东潜行闽西山村.福建党史月刊[J].2013[1-5].
?
0% (0)
0% (0)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